文风没有的这辈子都不会有的

想吃不扎嘴的ragjin

吃瓜写手几条自勉提醒

歇山放鹤:

1. 角色是人类。他们也说人话,也追求语言的效率:句子能短不长,一个比喻能说清的话,不会选择用排比。写之前先想想如果有人这么跟你说话,你会不会想打他。


2. 刚学到新知识的儿童喜爱展现与堆叠,成熟的大人做减法。表达效率高于过剩美感。


3. 结构是故事的一部分,结构的创新是叙事进化的主力。就像设计时装,新剪裁难得,T恤的标语谁不会写。


4. 照顾读者的耐心,信任读者的智商。当然最大的前提是我自己高兴。


5. 不要嫌弃一切生活中看上去世俗、平庸、缺乏时髦值的单元,它们是万用原理与人性细节的生动反射,是存在本身的重量。


6. 不要滥用各类括号来表达对话。


7. 去尝试禁忌、粘稠、神秘却无人可逃避的东西,比如政治。


8. 慎用渲染。慎用过于虚幻的意象。慎用比苏菲夜用更长的长句。


9. 解释情节不是目标,而是结果。


10. 不要出现 “我爱你”。

日常发病
你只看到我的欧气,却没看到我的努力.jpg

自从城管up捞到的虎哥虎弟们

後藤藤四郎極:

哈哈哈哈哈哈沒毛病

扶华:

刀剑男士印象调查表。

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

nichoLee:

※纯属个人观点,毋需对号入座,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 @Laceration 


 


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,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,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,望周知。


 


 


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。


 


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,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。


 


A是B的痴汉,A喜欢偷窥B洗澡,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,最后由于压抑不住,A强圌奸了B。


 


没想到,B竟然喜欢A,于是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。


 


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太对?


 


可要是作者太太把A内心的纠结与冲动以及B的软弱与美丽描写得非常深刻并且淋漓尽致,你是不是会觉得病病的很带感,由此喜欢上这个故事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对吧?


 


那么好,现在我们来把攻受角色对调一下,依旧是同样的剧情,你是什么感受?


 


是不是像是踩了天雷般痛苦?


 


对西皮两方的偏重,鲜少有人能做到完全平等的50%与50%,包括我自己。


 


有人喜欢自己偏爱的角色作攻方,有人则相反,我想后者占更大比例。


 


为此产出或是阅读时难免会厚此薄彼,这也未尝不可理解,但有一点请时刻牢记:两个角色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优劣之分。


 


临时起意写这篇杂谈完全是令我有感而发的事情接二连三,不说其他,就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

 


也是最近,我拒绝再产出一对西皮CD。


 


我偏爱的角色被这个圈子几乎所有的文手与画手打造成了痴汉、变态,什么样恶心的梗都拿来套,而我也清楚自己可能是这个圈子里唯一苏C的文手。


 


关系好的写手向我委婉承认过,她只苏D,对其他角色无感,但D的其他西皮又吃不下,只能写CD。


 


这或许可以由小及大地呈现此圈的常态,从相关西皮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可窥探一二。


 


既然如此,又何必把心头好配给你认为的如此不堪的人呢?


 


要是交换一下立场,把D写成痴汉变态,你觉得如何?


 


 


从初中伊始接触同人的概念至今十年有余,相信很多人也是受了11区,尤其是二次元的影响。


日本的同人产业非常成熟与发达,我本身是日语专业也在那儿留过学,他们在业界值得肯定以及借鉴的东西很多,但糟粕也并不是没有。




一个很典型的例子,也是我在这儿想着重讲的,就是痴汉。




不知道各位站的西皮是否有过类似于痴汉或是斯托卡的梗;也不清楚若是有,进行痴汉的那方是否绝大多数比例都是攻方。




不带任何玩笑性质地说一句,痴汉是犯罪,是一个人心理扭曲变态的表现。




也许很多人会把这句当玩笑,就像“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”一样,警示语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威慑力,成了句笑话。





我们再来代入下,你站的西皮AB,A是B的痴汉,无时不刻不在偷窥和斯托卡B,偷拍他,非法潜入他的家里等等等等。




也许你会对这个设定感到兴奋,我试想你可能更偏爱B,或者说你可能对A毫无感情,把他换成CDE都没有关系,只要有人来污你的B就行。




那么我想问你说你是真心喜欢这对西皮还是只喜欢B?




试问有人把你的B描述成这样的人,你感受如何?




大概有些人忘记了萌西皮的初心,西皮双方的互动与化学反应才是吸引人之处,而不是纯粹的为了带感,追求刺激。




请不要肆意对待角色,他从来不是痴汉,不是强圌奸犯,不是色圌情狂。




要是你偏爱的角色被扭曲成如此,你会觉得好受么?




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




确实我们都提倡创作自由,可同人本身是戴着镣铐起舞,那些角色原本就不属于我们。




说得好听一些是用爱来为角色打造新的故事,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在角色身上发圌泄欲圌望。




哪一种都是你自己的自由,不过牵扯到在公共平台上传播的时候,吸引来的不光是爱着你本命角色的人,还有爱着另一位角色的人,这种轻慢和滥用角色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。




圈子的风气都往拉踩的方向偏移之后便很难回到正轨了,它就像个无药可救的传染病:被踩的那方粉不言而喻,原作向的另一方粉也会进入无文可看的困境,圈子人员流失是迟早的事。




真心想要长久的繁荣,那么请认真对待这两个不属于我们的角色。




作者拥有创作的自由,粉丝也拥有抗议的权利。话语权的不对等导致抗议和愤怒很难直接传入作者耳中,而是在仇恨中发酵,成为积怨的一部分。


 



囤积发酵的恨意指不定就会让圈子分崩离析。




一句话,你不在意,大有人在意。



以上


2017.3.8

如何尊重一个写手

孙黯特仑苏。:

不必关爱,不必追捧,甚至不必礼节性点赞,你只需:



  1. 不用告诉ta你想看什么,ta并不很想知道;


  2. 别在ta的文章下面自说自话的出主意;


  3. 不要和其他任何人的任何作品做比较,褒也好贬也好;


  4. 少拿胡编乱造的个人标准当普世价值观;


  5. 指控抄袭,要有锤。



没了。是不是简单易学。

老佛爷到家第一天,我感受到了绝望。

我妈:以后你寒暑假出去打工赚猫粮钱
我:那我休学这半年打的工呢
我妈:猫钱
我:人性呢
我妈:我又不喜欢它
我:你要是看见它喜欢上了呢
我妈:你买的你负责

感谢 @一粒白米 送给我的去年八月底的文的配图!梅卡眼睛美哭!